注射室里的一夜

作者:注射室里的一夜 来源:未知 2021-04-16   阅读:

注射室里的一夜(一)吃过晚饭,小梅和爸妈坐在客厅里看电视。看了一阵,妈妈说自己有些不舒服,便回房睡下了。待到晚上十点,小梅要进屋睡觉的注射室里的一夜时候

注射室里的一夜

     (一)

        吃过晚饭,小梅和爸妈坐在客厅里看电视。看了一阵,妈妈说自己有些不舒服,便回房睡下了。待到晚上十点,小梅要进屋睡觉的注射室里的一夜时候,妈妈说自己可能是发烧了,让小梅帮忙量量体温。不量不知道,一量吓一跳!体温表上水银居然停在了39.5的位置!小梅二话不说,和老爸一起把老妈送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 急诊科的医生早就见怪不怪了,拿起手中的笔,在处方上划了些“常人”都看不懂得符号后,说:“先付款,拿药,然后去挂瓶。”

        小梅让爸爸陪着妈妈,自己去交钱,拿药……待她来到注射室的时候,那些符号已经变成了药水,正缓缓地输入妈妈的体内。

        小梅在妈妈的身体坐了下来,对妈妈说:“你好好睡吧,我看着呢。刚才护士说了,还有两瓶,估计要滴到凌晨三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 妈妈没有说话,闭着眼睛点了点头。小梅又对爸爸说:“你明早还要上班呢,先回去吧,我一个人在这里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爸爸开始不肯,后来看看,的确没有必要两个人都耗在这里,于是起身先回家去了。临走前特意交代,要是有事就打电话。小梅说:“能有什么事,你就安心睡吧,挂完瓶我们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二)

        爸爸回家了,妈妈睡了,小梅坐在椅子上感觉有些无聊。便将四周的人都打量了一番。嘿,这一看还看到了一熟人。

        此人是小梅一年级时的班主任——吴老师。教小梅的那年,她就已经是名老教师了。据说,以前也是小梅姑姑的老师。想想,上次看到吴老师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,那时小梅还是一名高中生,那时吴老师刚刚退休。按这样算起来,吴老师现在也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。小梅怀着高兴的心情向吴老师走了过去……

    “吴老师。”小梅轻轻地叫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 吴老师显然也认出了小梅,微笑地向小梅点了点头。

    “吴老师,你哪不舒服,也来挂瓶呀?”

        吴老师摇了摇头,捂了捂肚子,意思是告诉小梅,自己肚子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 小梅觉得很奇怪,为什么吴老师要用这样的表达方式呢?为什么不说话呢?

        只见此时,吴老师指了指自己的喉咙,又摆了摆手,一脸无奈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一刻,小梅终于明白了,吴老师不是不说话,而是说不出话了。这一刻,小梅的心里突然一酸,眼泪险些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是呀,这样一个为了教育事业勤勤恳恳付出了一生的老教师,这样一个用自己的声音教导过无数孩子的老班主任,此时却连说话的能力都丧失了!这,是岁月的无情,是时间的冷酷……

        小梅心里难过极了。

        就在此时,妈妈叫小梅过去,说是要上厕所。小梅匆匆告别了吴老师,照顾妈妈去了。待她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,吴老师已经走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三)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随着液体的不断进入,妈妈的精神显然比之前好了许多。她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,对小梅说:“小梅,你小的时候没别的毛病,就是经常扁桃腺发炎,一发炎就发烧,每次都是半夜三更。那时候,没有摩托车,更没有小车,我和你爸就骑着单车往医院赶。我们三天两头来一次,后来连医院的医生,护士都熟悉了。那时候的那些老护士们,全都认得你。”小梅听了这话,真不知该是什么表情……无语,真是无语……

        小梅和妈妈正说着话,进来了两个病人。这两个病人不是本地人,说什么,小梅听不懂。但从她们的长相来看,她们应该是一家人,没猜错的话,应该是母女。小梅觉得有点奇怪,怎么会两母女一起来挂瓶呢?难道是染上了流感?

        这时,小梅的妈妈说话了,她对小梅说:“这家人食物中毒了。”原来妈妈听懂了她们的话。妈妈说:“她们自己上山摘菇,回家煮着吃,没想到一家人都中毒了,还有一个进了重症监护室。”

        小梅看着这对母女,心里想:怎么也不看清楚就随便摘呀,山里人对菇应该很了解呀,怎么会弄出个食物中毒呢?看来,常理上的东西是说不清楚的,本来以为没事的东西偏偏就弄出了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 小梅正想上前问个明白,只见那年轻的女子一阵难受,抱起垃圾桶就呕吐了起来……小梅见状,上前帮忙她拍了拍后背,递上了自己刚刚接的那杯白开水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四)

        时间来到了凌晨一点半,小梅感到了丝丝倦意,坐在椅子上打起盹。突然,一个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 “哎哟,你什么水平哦……痛死我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小梅顺着声音看去,只见护士正在为一个年青人扎针。

    “轻点,轻点。痛死我了……”

    “叫什么叫?这么大的人了,打个针还鬼喊鬼叫的,像什么样子?”护士终于忍不住数落起年青人。

    “你这是什么态度!我可是花了钱的,我是消费者!你这样的态度,我要投诉你!”年青人坐在椅子上大叫起来。

    “爱干嘛干嘛……”护士说完,转身离开了注射室。

    “kao,什么态度?有本事你回来……有本事你回来……”年青人见护士不理自己,心里很是恼火,嘴里不断地念叨着:“我一定要投诉!这什么态度???我可是花了钱的……nn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年青人没完没了的唠叨让小梅很是心烦,她对年青人说:“算了吧,医院的人都一个态度,投诉也没用。你还是好好休息吧。”

    “姐姐,你让我怎么好好休息?我来这里花钱看病,tmd,还要受气?!”

    “算了吧……气着自己又何必呢??”说着话的时候,小梅稍稍打量了一下年青人,花短裤,白背心,五颜六色的爆炸头。

        小梅忍不住问了句:“90后吧?”

    “我90年的!不过,我朋友都说我看上去有23、4岁呢!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

    “没怎么看出来,就是觉得你看上去还很不够成熟。”

        年青人听小梅说自己不成熟,显然是不太高兴了。翘着小嘴为自己辩论道:“我还不成熟吗?告诉你,我可都已经订婚了。”

    “不会吧?!”小梅面对着这个90后的小男孩,露出了一脸惊讶。

    “是真的,我上个月订的婚,我爸让我过两年再结婚。”

    “这么小就订婚了?真是不可思议……”小梅心里这样想,嘴上却没有说什么。想到自己还有两个三十岁的好友还待嫁闺中,小梅不禁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 此时,男孩的手机响了。男孩掏出手机看了看,笑着对小梅说:“是我老婆,她没我在身边睡不着觉!”说完,男孩得意地起了电话。

    “老婆,你还没睡呀?我?我在医院挂瓶……真的……真在挂瓶……鬼混?……我和谁混?……你别乱说呀…………你神经病吧你……”男孩一把将手机挂断,骂道:“神经病!老子生病挂瓶,她居然说老子去鬼混?……神经病……这么会有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 正说着,男孩的手机又响了。男孩看了看手机,说:“是闹钟。”说完,又拨通了电话。

    “老婆,你还没睡吧?……我真在医院挂瓶……一会就回去了……真的,真的,要不,你上医院来看看……要不,我让旁边的叔叔阿姨和你说话?……就是嘛,我哪里会骗你呀……乖乖,我一会就回去了…………老婆,帮我个忙吧……帮我的菜收一下吧……是呀,是呀,昨天被偷的一塌糊涂……好好好……谢谢老婆……亲一个……好好……快去收吧…………好……拜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男孩挂了电话,不好意思地对小梅说:“没办法,菜重要,菜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 小梅见男孩这副模样真觉得好笑之极,心里想:这么会有这样的人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五)

        凌晨三点四十分,瓶中的药水都进入了妈妈的身体,挂瓶终于结束了。小梅扶着妈妈离开了注射室。

注射室里的一夜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关键词: 《辉煌与梦想》读后感
注射室里的一夜: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,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,谢谢。
当前位置:开学感想网 > 读懂作文注射室里的一夜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下一篇:没有了
注射室里的一夜相关文章